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低碳环保 >

水生植物的应用及其净化水质的机理

时间:2017-01-18 00:48 来源: 作者: 点击:

[提要] 水生植物的应用及其净化水质的机理:地球表面积71%被水覆盖,大洋承纳了整个生物圈内97%的水体,极地冰固化了生物圈内2%的水体,只有不到1%的水体以淡水形态存在于江、河、湖泊中,这也是人类和其他 地球表面积71%被水覆盖,大洋承纳了整个生物圈内97%的水体,极地冰固化了生物圈内2%的水体,只有不到1%的水体以淡水形态存在于江、河、湖泊中,这也是人类和其他生物赖以生存的基础。但是,随着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和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生态环境不断受到破坏,水污染日趋严重,大多数水体超过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四类标准[1]。水体污染问题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前人对如何预防和治理水体污染做了大量的研究[2~4]。在污水处理中,传统污染水处理方法如生化二级处理法,工艺成熟、处理效果理想,但建造、运行、管理费用过高;化学法(如加入硫酸铜等)和换水法处理污水,虽然均有一定效果,但化学法易产生二次污染,换水法不够方便、经济,且仅适宜于小型水体。为了寻找高效低耗的水污染处理技术,自20世纪70年代起,水生植物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水生植物不仅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还能主动吸收水体中的养分物质,对富营养化水体可起到净化作用。为此,笔者就水生植物对水质的净化作用和机理进行了概述与分析,同时就其在净化污水方面的应用方式进行了简要论述,以期为科技工作者治理水体污染提供一些参考。

1 水生植物在污水处理中的应用

凡生长在水中或湿土壤中的植物,以大型的草本植物为主,包括水生、湿生和沼生植物,称为水生植物(hydrophyte)[5]。水生植物主要包括3大类:水生维管束植物、水生藓类和高等藻类。在污水治理中应用较多的是水生维管束植物,它具有发达的机械组织,植物个体比较高大,可分为挺水、浮水和沉水3种生活型[6],这3种类型的水生植物在污水处理系统中存在一些不同的应用方式,详见(表1)。

2 水生植物净化水质的机理

我国利用水生植物净化水质的研究始于20世纪70年代中期,包括静态条件下单一物种及多种植物配植对污染物浓度较高污水的净化作用,及动态方法研究水生植物对污水处理效果[7]。近30年来,对东湖、巢湖、滇池、太湖、洪湖、保立湖、鸭儿湖等浅水湖泊的富营养化控制和湿地生态系统恢复的大量研究证明[8~10],水生植物可以吸收、富集水中的营养物质及其他元素,可增加水体中的氧气含量,或抑制有害藻类繁殖的能力,遏制底泥营养盐向水中的再释放,利于水体的生物平衡等。水生高等植物能有效地净化富营养化湖水,提高水体的自净能力[11],也是人工湿地系统发挥净化作用必不可少的因素之一[12~15]。

2.1 植物自身的性状和抗性能力

水生植物由于长期生活在一种缺氧、弱光的环境中,形态解剖结构上形成特殊性[16]。根、茎、叶形成完整的通气组织,保证器官和组织对O2的需要[17];叶片呈肉质,如香蒲表皮有厚角质层,栅栏组织发达,污染点处的根、茎、叶表皮细胞排列紧密等结构能抵抗因污染受害而引起的同化功能下降、水分过分蒸腾,增强了香蒲植物的耐污性和抵抗力[12]。

2.2 植物的吸收、富集作用

水生植物根系发达,利于吸收水中物质。如凤眼莲生长过程需要大量的N、P营养物[18],它吸收后生长迅速,对于净化富营养化水体效果明显[19],李周玉等[20]研究了凤眼莲对养殖水体中Cu离子的消失率,第3dCu离子消失率达53%,第6d则可达75%。香蒲植物吸收废水中的重金属时,吸收能力大小依次是根>地下茎>叶,并且按照一定的比例从生境中吸取各种元素,形成新的动态平衡,防止对某元素吸收过多而引起毒害。植物吸收污染物后,尤其是重金属离子、农药和其他人工合成有机物等,便富集、固定在体内或土壤中,减少水体中污染物量。研究表明,Pb、Zn进入香蒲体内,主要积聚在皮层细胞中的细胞壁上,只有少量进入原生质,可见细胞壁对重金属有较高的亲和力[21]。

2.3 净化塘的沉降、吸附和过滤作用

净化塘里水生植物生长旺盛,根系发达,与水体接触面积大,形成密集的过滤层。如香蒲,它的地下茎和根形成纵横交错的地下茎网,水流缓慢时重金属和悬浮颗粒被阻隔而沉降,防止其随水流失[23],同时又在其表面进行离子交换、整合、吸附、沉淀等,不溶性胶体为根系吸附,凝集的菌胶团把悬浮性的有机物和新陈代谢产物沉降下来[22]。

2.4 生化作用

植物净化污水的过程中生化作用也起到很大作用,这方面已有大量的研究[19,23,24]。光合作用产生的O2和大气中的O2直接输送到植株各处,并向水中扩散,一方面根系通过释放O2,氧化分解根系周围的沉降物;另一方面使水体底部和基质土壤形成许多厌氧和好氧小区,为微生物活动创造条件,进而形成“根际区”。这样,植物代谢产物和残体及溶解的有机碳给湿地中的菌落提供食物源;同时,大量微生物在基质表面形成灰色生物膜,增加了微生物的数量和分解代谢的面积,使植物根部的污染物(富集或沉降下来的)被微生物分解利用或经生物代谢降解过程而去除。富营养化水体中,也可依靠水生植物根茎上的微生物使反硝化菌、氨化菌等加速NH+4—N向NO-2—N和NO-3—N的转化过程,便于水生植物吸收与利用,减少底泥向水体中的营养盐释放。

2.5 对浮游藻类的竞争抑制作用

富营养化严重的水体中,藻类疯长,水质恶化。栽种水生植物后,同浮游藻类竞争营养物质及所需的光热条件,同时分泌出抑藻物质,破坏藻类正常的生理代谢功能,迫使藻类死亡,以防止其带来的毒素[23,24]。这样可提高水体透明度,改善水中的DO含量,促进沉水植物与共生菌的生长,进一步净化水质。

3 利用水生植物净化污水的处理方式

3.1 净化塘

目前在利用水生植物净化污水时通常是以净化塘的方式,如凤眼莲净化塘、香蒲植物净化塘等[25~27]。

净化塘是以某种水生植物占绝对优势而组成的特殊水生生态系统,这个系统通过水生植物群落的阻滤、沉降、吸附等物理作用以及植物体的吸收、积累等作用而达到对污水的净化效果。最近几年,水生植物净化塘在国内外发展都比较快,能净化的污水种类越来越多,已由净化生活污水发展到工业废水和城市混合污水;处理规模也越来越大,从利用人工的净化塘发展到利用天然湖塘、湖湾放养水生植物净化水质和底泥。在水生植物的利用上,由一种植物为主发展到多种植物搭配,以相互取长补短,达到最佳的净化效果。比如选用耐寒植物伊乐藻和喜温植物凤眼莲及菱,组建成的常绿型人工水生植被。不仅使试验区内常年保持较好的水质,而且对外来污染冲击有很强的缓冲能力,它可用于水源保护、局部性水质控制、污水净化生态工程、小型富营养水体的生态恢复等[28]。

3.2 人工湿地系统

20世纪70年代发展起来的人工湿地系统是利用水生植物处理污水的又一发展方向[29,30]。由于建造和运转费用低、维护简单、效果好,且为众多野生动物提供了栖息地,成了研究的重点。如芦苇湿地可用于处理生活污水和部分工业废水,如造纸废水、纺织废水、啤酒废水、炼油废水、养殖和饲料及食品加工废水等。其基建投资、运转费用和能耗均为常规二级处理方法的1/3~1/5,并有较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31]。Nyakang等[32]利用香蒲、芦苇、美人蕉等观赏性水生植物,经过1块湿地和3个池塘构成的宾馆和游泳池污水处理系统,在达到去污目的的同时也营造了优美的水体景观。Koottatep等[33]还发现进入湿地约50%的总氮是被植物吸收的。湿地系统去除污染物的机理主要是通过沉降、过滤、化学沉淀和吸附、微生物反应和植物吸收等反应过程除去水中的污染物。所以湿地是一种低成本、易操作和高效率的污水处理方法。

3.3 水域浮床技术

水域浮床技术早期仅应用于农业生产,近10年来有学者利用该技术进行水污染控制。它采用人工新材料作浮床,并通过独特的肥料供应、植物栽培与相应的工程措施,在自然水域的水面上无土栽培植物,在改善水域环境的同时,增加水产品产量[34~37]。

3.4 根际过滤技术(Rhizofiltration)

根际过滤技术是近几年发展的一种植物修复技术,用来处理放射性核素废水、重金属废水以及富含营养盐的废水。它利用超积累植物的根系从废水中吸收、富集和沉淀污染物,是更经济、更适于现场操作的原位污染治理技术[38,39]。

4 结语

众多研究表明,利用水生植物处理系统进行水污染控制具有投资、维护和运行费用低,管理简便,污水处理效果好,可改善和恢复生态环境、回收资源和能源以及收获经济植物等诸多优点,在污水处理和富营养化水体净化等方面均表现出良好的效果。未来的研究应注重本土原生植物的特性、跨区域引进新型物种的意义、水生植物修复的机理、物质循环、根系与水或土壤的微环境关系、植物与周围微生物如何共同作用等方面。目前利用水生植物净化污水尚有许多不足之处,但随着人们对其研究的深入,特别是在工艺选择和净化机理等方面的努力,水生植物必将在水污染控制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从而更大程度地造福于人类。

[参考文献][1]郭少聪,任 海.污染对华南植物园水生生态系统的影响[J].生态科学,2000,(3):37~40.[2]Ross Mars , Kuruvilla Mat hew , Goen Ho. The role of t he submergent macrophyte T ri glochin huegel i i in domestic greywater t reatment[j] . Ecological Engineering , 1999 , 12 : 57~66.[3]Robyn A Overall , David L Parry. The uptake of uranium by Eleocharis dulcis (Chinese water chestnut ) in t he Ranger Uranium Mineconst ructed wetland filter [J ] .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 2004 , 132 : 307~320.[3]Samecka Cymerman A , Kempers A J . Toxic metals in aquatic plant s surviving in surface water polluted by copper mining indust ry[J ] .Ecotoxicology and Environm ental Safety , 2004 , 59 : 64~69.[5]Michael P Masser . Water Garden[M] . Stoneville :Sout hern Regional Aquacult ure Center Publication ,No. 435 , March , 1999.[6]种云霄,胡洪营,钱 易.大型水生植物在水污染治理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环境污染治理技术与设备,2003,(2):38~42.[7]吴玉树,余国莹.根生沉水植物菹草(Potamogetoncrispus)对滇池水体的净化作用[J].环境科学学报,1991,11(4):411~416.[8]孙 刚,盛连喜.湖泊富营养化治理的生态工程[J].应用生态学报,2001,12(4):590~592.[9]王国祥,蹼培民.人工复合生态系统对太湖局部水域水质的净化作用[J].中国环境科学,1998,18(5):410~414.[10]许木启,黄玉瑶.受损水域生态系统恢复与重建研究[J].生态学报,1998,18(5):547~558.[11]高吉喜,杜 娟.水生植物对面源污水净化效率研究[J].中国环境科学,1997,17(3):247~251.[12]崔保山,刘兴土.湿地生态系统设计的一些基本问题探讨[J].应用生态学报,2001,12(2):145~149.[13]王庆安,黄时达.湿地植物光合作用向水体供氧能力的试验研究[J].生态学杂志,2000,19(5):45~51.[14]许木启,黄玉瑶.受损水域生态系统恢复与重建研究[J].生态学报,1998,18(5):547~558.[15]李宏文,梁 娜,PaulKChien.水生植物的生态敏感度研究[J].生态学杂志,2001,20(2):20~22.[16]齐玉梅,高伟生.凤眼莲净化水质及其后处理工艺探讨[J].环境科学进展,1999,7(2):136~139.[17]田淑媛, 王景峰, 朗铁柱,等. 水生维管束植物处理污水及其综合利用[J ] . 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 2000 , 13 (6) : 54~56.[18]饶利华, 陆开宏. 2 种水生植物在污水治理中的应用[J ] . 宁波大学学报(理工版) , 2006 , 19 (3) : 325~329.[19]Mazen A ,EI Maghraby O. Accumulation of cadmium , lead and st rontium and a role of calcium oxalate in water hyacint h tolerance[J ] .Biologia Plantarum , 1997 ,40 :411~417.[20]李周玉, 冉梦莲, 王鸿博. 净化水域的水生花卉—凤眼莲[J ] . 生物学杂志, 2001 , 18 (5) : 47.[21]陈桂珠, 马曼杰, 蓝崇钮,等. 香蒲植物净化塘生态系统调查研究[J ] . 生态学杂志, 1999 , 9 (4) :11~15.[22]齐玉梅, 高伟生. 凤眼莲净化水质及其后处理工艺探讨[J ] . 环境科学进展, 1999 , 7 (2) : 136~139.[23]胡春华, 王国祥. 冬季净化湖水的效果与机理[J ] . 中国环境科学, 1999 , 19 (6) : 561~565.[24]甫尔·米吉提, 艾尔肯·热合曼, 苏里坦·阿巴拜克力, 等. 利用水浮莲( Pist ia st rat iotes L. )净化城市污水的实践[J ] . 中国环境科学, 2002 , 22 (3) :268~271.[25]刘 玉, 胡文凤. 香蒲铅锌废水净化糖藻类、 菌类生境调查及抗性藻种筛选[J ] . 生态学杂志, 1994 , 13 (2) :19~22 ,29.[26]叶志鸿. 宽叶香蒲净化塘系统净化铅/锌矿废水效应的研究[J ] . 应用生态学报, 1992 , 3 (2) :190~194.[27]Song H L. Mechanism of microcystin removal f rom eut rophicated sourceter by aquatic getable bed Irom eut roomcated water vegetablebed[J ] . Journal of Sout heast University ( English Edition) , 2006 , 22 (4) : 528~533.[28]李文朝. 富营养水体中水生植被组建及净化效果研究[J ] . 中国环境科学,1997 , (1) : 53~57.[29]Merlin G, Pajean J ,Lissolo T. Performances of const ructed wetlands for municipal wastewater t reatment in rural mountainous area[J ] .Hydrobiologia , 2002 , 469 : 87~89.[30] Price T ,Probert D. Role of Const ructed Wetlands in Environmentally2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J ] . Applied Energy , 1997 , 57 (2/ 3) :129~174.[31]周风霞. 水生维管束植物对污水的净化效应及其应用前景[J ] . 污染防治技术, 1998 , 11 (3) : 160~162.[32]Nyakang’ o J B ,van Bruggon J J A. Combination of a well functioning const ructed wetland wit h a pleasing landscape design in Nairobi .Kenya[J ] . Wat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1999 ,40 : 249~256.[33] Koot tatep T ,Polprasert C. Role of plant uptake on nit rogen removal in const ructed wetlands located in t he t ropics [J ] . Wate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1997 ,36 :1~8.[34]司友斌, 包军杰, 曹德菊, 等.香根草对富营养化水体净化效果研究[J ] .应用生态学报, 2003 , 14 (2) : 277~279.[35]宋样甫, 邹周燕,吴伟明, 等.浮床水稻对富营养化水体中氮、 磷的去除效果及规律研究[J ] .环境科学学报, 1998 , 18 (5) : 489~494.[36]Li Z Z , Huang G H , Ni J S. Soilless cuhure of higher terrest rial plant s on Tai Lake[J ] . Acta Botanlca Sinica ,1991 , 8 : 614~620.[37]戴全裕, 陈源高, 张 珩,等.水培经济植物对酿酒废水净化与资源化生态工程研究[J ] .科学通报, 1996 , 41 (6) : 547~551.[38]Dushenkov S ,Vasudev D ,Kapulnik Y,et al . Removal of uranium f rom water using ter rest rial plant s [J ] . Environ Sci Techno1 , 1997 ,31 : 3468~3474.[39]唐世荣.土—水介质中低放核索污染物的生物恢复[J ] .应用生态学报, 2002 ,13 (2) : 243~246.

移动端链接:m.26068

推荐文章
精彩图文

推荐链接
  • http://cs1j.com/传奇世界sf
  • http://www.btfcs.com/传世私服
  • http://www.qpcsw.net/传世sf
    热门文章